释然


时间:2020/10/16 14:27:56

洞房的那天夜里, 我在浴室门前抱起刚淋浴完的她, 抱着她上床。在昏黄的艺术灯下, 我凝视着她, 嫣红的脸颊依然, 只是她已然成爲我的妻子, 她不会跑, 我也不让她从我的怀中熘掉。

我亲吻她的脸颊, 用双手托起她俏丽的脸庞, 说: 「八年前我真的不会想到你会是我未来的老婆, 当初我只是抱着玩一玩的心态而已。」

我将脸提前, 在她的朱唇上亲了一下。手伸入她的浴袍, 滑过她的腹部, 停留于她的胸前。

她不自在地扭动了身子, 撒娇地说: 「那现在也是想只是玩一玩罗? 」

我捏住她的乳房, 好软、好嫩、好光滑, 比八年前丰腴了不少。

「对啊! 」我左手滑到她的臀部, 开玩笑地说。

「什麽! 」她杏眼圆瞪地。

我再度封住她的唇, 双手搂住她的腰在床上翻磙, 将舌头深入她的口唇, 用嘴吸吮她的津液, 然后对她说: 「我『现在』不是要玩你吗? 」

「好呀! 讨厌! 」她轻轻地笑了。

「那就再来吧! 」我说。

右手一面抚弄两个乳尖, 左手一面将她的浴袍褪下。匀称的身材, 纤合度的乳房上面生着两个粉红的乳头, 火红的乳晕似乎急切地要我去舔她, 吮她。白皙的双腿被我擒住, 而她却微微用腿微微提起遮掩, 似乎不好意思被我看到。那簇黝黑的团毛在这八年间长的比较广了, 而黑里中则是湿润的私处, 我的下体逐渐暴起。在八年前爱抚那个地方的感觉浮上心中, 不知现在是否依然微湿?我伸出手指抚弄她。

她微微地颤抖一下, 气息稍微急促地说: 「这个动作影响了我八年了。」

我应了她, 「亲爱的, 八年前害你受惊了... 」

然后手指更温柔地抚弄着她那里, 缓缓地, 逐渐濡湿。

随着手指的爱抚, 她微微地颤抖着, 深情地望着我, 有点儿苦笑, 我轻咬她的耳尖, 「... 对不起... 」。

接着再将头埋入她的胸前, 用脸颊去感觉她的颤抖, 用鼻子去唿吸她的体香, 用嘴唇及舌尖去吮弄她的乳尖, 完完全全地陶醉在这个旖旎的风情。我贴着她的酥胸, 有点慌乱地将身上的衣服褪下。然后我用双手撑起身子, 和她互相凝视着。

这时候的她, 清丽的脸蛋泛着一缕嫣红, 却显得更加娇媚。因爲我见过她年轻的时候, 也曾爱抚过少女时的她, 所以更觉得她的成熟妩媚, 而令我狂乱、迷恋。

更重要的是, 我俩已经可以名正言顺地结合, 对追求她好几年的我, 这个保留的初夜, 更令我珍惜, 因爲到底还是得来不易啊!

我和她双手手指对合着, 擎起她的双臂, 伸长上举后压在枕旁,就这样贴掌撑住床面。她配合着将双腿张开, 让我位于她的双腿中间后, 再蠕动身子,使阴茎只要稍稍前推就能进入她的阴道内。

就这样, 我俩维持了一会儿。

在这段期间, 我俩默默地互相等待着。

我眼睛想必是充满渴望的欲火, 使她不敢正视我; 偶而眼光互触, 她便羞答答地红起脸蛋。

这段时间的静止, 像是要求获得进入她体内的首肯, 我慢慢地等她做好心理准备, 反正至今以后她都是我的人了, 实在用不着性急一时, 我在心里面这样叮嘱着。

须臾, 因龟头不小心触及阴唇使她全身的颤抖再次加强, 我的阴茎也被刺激地磙热起来。

交合的时刻终于来临, 像了解该做的毕竟还是要做, 她微微地点一下头, 示意我可以进入她的体内, 然后闭上眼睛, 紧闭嘴唇, 深唿吸一口, 声音轻微但带点紧张。

此时换我发抖了, 竟然不敢马上进入她体内。

我闭上眼睛, 想着录影带上的作法, 带着既兴奋且紧张的心情,我将臀部缓缓顶前, 穿破那薄薄的一层膜, 等到进入她柔软而温湿的阴道中, 我心中的大石头才放下来。

八年来, 让我魂牵梦萦的她到底还是完美的。

这些日子以来, 她始终是我在自慰时幻想的伴侣。

幻想中, 我俩在满天星斗的夜空下翻磙地做着爱, 微弱的星光映照着她柔嫩的乳房, 静谧的草地上缭绕着我俩交媾时发出的喘息, 在高潮过后两人互拥着在草地上沈沈睡去...

我缓缓地抽送, 阴道壁有点紧密, 却使龟头更觉快感, 我挚爱的她微微张开口, 发出轻细的喘息来, 从每一次我将阴茎整支插入时,由下体的接触可以感到这初次的不适应所发生的颤抖...

幻想着在无人的浅湖里, 一丝不挂的她躺在泉水淋湿的大石上,因石头曲面而挺起的胸部任我揉捏, 任我吮尝, 张开的双腿任我控制, 任我进出, 最终在瀑布的轰隆声响中将千万支精虫射入她的体内,因激情过后的疲累而双双跌入浅池中...

我逐渐加快抽送势子, 她的呻吟也逐渐大声, 旅馆的水床随着我俩一推一纳地晃动, 发出水流激荡的声响...

也曾在浴室中幻想我俩的洗着鸳鸯浴, 她蹲在躺下的我之旁, 弯屈身体吸吮我的阴茎, 然后情不自禁的她坐上我矗立的阴茎, 而我从背后握住她的乳房, 在两人狂暴喘息声里激烈地交合, 在浴池的水波晃动到极高点时达到高潮...

我抓紧她的双手, 抽送的速度达到急速, 身体也几乎贴住她的身体。她娇柔而急促地喘息着, 脸蛋上沁出微小的汗珠, 前后晃动的乳房滴满我进出她体内时流下的汗珠, 乳房上的乳头像是指尖似地在我胸膛上前后轻触...

也曾幻想我们已经是一对夫妇, 在厨房流理台上用下体顶住正忙着张罗晚饭的她的嫩臀, 性急地从她身后进入, 双手从她背后伸出握住她的乳峰, 上下激情地搓动着, 在煎鱼滋滋声中两人低喘着享受弟弟和妹妹摩擦时的快感, 在锅汤因过热而溢出汤汁的同时射精, 接着赤身裸体地在餐桌上吃着焦黑的晚饭...

我可以感到我俩交合的地方多麽的湿润, 柔软的阴道刺激我红色的龟头, 将做爱激情的电流从其上传到我的大脑, 我的心似乎每随一次的抽送便提升一层。

睁开双眼, 看着我俩交合的地方, 晶莹的液体从她的阴道流出,随着我进出的阴茎而布满她的阴唇, 濡湿她殷红的阴户, 也使我的龟头能以最小摩擦进出她体内。

这是我的第一次, 也是她的第一次, 对我而言是如此地美好, 不知她是否也如此地感受?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 我开始有种疲累的感觉, 但抽送的势子却缓和不下, 她的吟叫声也伴随一抽一送而断续发出。

我俩都被交合的快感主宰着。

逐渐, 我的意识开始模煳, 下半的身体反积满热量, 全是千万支蓄势待发的精虫。我全力地插着她, 而她双脚紧紧缠着我的腰际, 越接近爆发的一刻她夹的更紧。

两个剧烈摇晃的人, 加上水床的推波助澜, 像是山崩地裂一般,也像是火山爆发。

终于到了最后一击, 我将阴茎送入她体内, 已沒有力量及时间再次抽出, 接着世界末日来临, 在我俩同时叫出最后一声后整个地球爆炸, 所有的意识都不复存在...

我松开抓住她手掌的手, 虚脱的身体整个伏在她身上, 杂乱急促的气息逐渐地恢复正常。

她敞开双手紧紧地抱住我, 口中混杂依稀可分辨要我不要离开她的喘息声。

在这一刻, 我觉得我真的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。

在阵阵射精的快感过后, 我伸出舌头和她的舌头相接, 灵活地互相触碰, 然后互相深入对方的口唇中, 热情地吸吮。

不知过了多久, 我们两人依旧紧紧地拥抱着, 深怕刚才的敦伦流失。

最后热度消退, 我俩不情愿地分开。

她侧躺在我胸膛, 右脚跨过我的下体, 让不久前激情的所在仍能结合, 因爲流汗, 长长的秀发杂乱地黏附在我的胸前。左侧的乳房贴附在我胸前, 阴道则夹住我瘫在她体内的阴茎。我伸出右手靠着她, 并用手指捏弄抚玩她的右乳尖。沒多久, 她微微地打个喷嚏。

「冷吗? 」我拉起一旁的薄被, 盖到她的肩膀。

「老公, 」她风情万种地问我, 「你真的是爱我的吗? 」

「嗯... 这世界上只有我... 」我慵懒地回答, 然后在她纷乱的头发上亲一下。

她满足地微笑。

「那你呢? 」我反问她, 她沒回答。

「亲爱的, 你知道八年前我爲什麽要去那个露营吗? 」她窝在我的怀里, 略有所思地说。

「对了! 爲什麽你会想去呢? 那种意图那麽明显不好... 的过夜... , 干嘛要去? 」

忽然我想起八年前的溪流边, 及衆多死党说的「鬼话」, 心中开始不安起来, 语气转硬起来。

因爲那的确不是一般女孩子应该去的, 该不会她的本质并非真的乖巧... 真应了霸仔的话。

如此, 就算她的初夜给我, 但在这之前却和其他男人过了很多次「干瘾」, 那「处女」对我就完全不代表任何意义!

若是要我选择, 那我甯愿她以往因对爱执着却遇人不淑而失贞,也不要她是个只坚守最后一层「膜」而其他部份「开放」的女人。

想到这里, 不知爲何, 我开始感觉彼此爱恋的重要及精神的坚贞远远超过肉体上的完美。

「怎麽了? 」她擡头温柔地望着我, 显然沒有感到我语气的转变。

然后她将整个胸部贴住我的胸膛, 并蠕动一下双乳, 故意刺激我, 倏时我感觉仍在她体内的阴茎再次坚硬起来。

她面带微笑地吻上我的唇, 用一种满足而幸福的语气对我说: 「我一直就相信你会是我的丈夫而沒交男朋友, 」

「咦? 」

「那时候我就已经爱上你了, 我就是爲了要认识你才去的呀! 」

接着她起身面对着我, 举起一支手臂于我面前, 「只是我不知道那天夜里你会如此对我, 所以我很难过我喜欢的竟是个... 」

她用手指指着我, 笑容灿烂地笑着说, 「... 大色狼... 」

「好啊! 你这... 」

她用唇封住我, 使我无法继续说下去, 而我也明白她意思而不再多说话, 顺着势子翻身把她再度压于身下。

「那好! 我现在就将那天沒做的份一起要回来! 」

这时候的她的笑靥更是明艳动人「啊... 色狼... 」

就这样, 王子和公主从今以后就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

上一篇:快结婚的良家处女 下一篇:中秋节后母女发生的一件事